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登录 注册

新写实诗歌的力量主义者

0
回复
5647
查看
[复制链接]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收录查询

升级进度: 100%

261

主题

266

帖子

128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9
发表于 2018-1-12 14: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写实诗歌的力量主义者》是知名诗人、诗歌理论研究者张三醉阅读、研究、分析易白诗歌而撰写的一篇诗歌学术评论文章,文章2018年1月7日发表于5星文学网,和青年文学网、四川文化网等媒体,是一篇立足新写实诗歌层面,客观论述的文章。文中,作者列举易白诗文《未死》《门缝窥人》《文坛药方》《嘴》《疯子的表达》《众》《谁记得谁是谁》《亡魂之歌》进行客观论述,文章以朦胧诗为引子,论述到当代诗坛的现象,认为青年诗人易白是新写实诗歌的力量主义者。



原文:
新写实诗歌的力量主义者
——青年诗人易白诗歌艺术浅析


◎张三醉


自朦胧诗一代起、海子离开之后,诗坛的每一次或大或小的热点,总是最终在杂音中怒潮到退潮。什么梨花也不再开多少朵了,什么红颜薄命之类似的也好像真应了成语,什么下半身之类的可能自己也下半身、弯腰弯累了,总之,是没有多少吭气的了,最经典案例就是一个余姓女诗人的事件,最后,我们看到的不是她的诗,而是网上的吵架与网下的对簿公堂,先不论是非的错与对,专对余诗人来说,值得吗?关于余诗人的作品集,我连买了几本来学习,然而,说真心话,与当代的一些不红的诗人相比,余的作品之差距是明显的,又为什么红?可能余本人最该谨言慎行、理解一下自己才对。当然,各有各的活法,一些演员为了吸引大众的眼球,或者故事制造一些花边新闻,也未尝不是一个能迅速起效果的好方法。问题是,一个写诗的,到底要多大的新闻才好呢?但是,一个诗人,文本要好,这是真理。
总之,诗坛热点疲劳症,至少,我是有这个毛病了。如今说哪里又有什么诗歌热点,哪里又有什么诗歌活动,我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事不关已嘛,事后找些这热点的关于诗歌的文本来学习一下,已经很快乐。
3月4日,据广州热线、达州之声、北京时间等二十余家媒体爆料。一位网友用杂牌手机朗诵录制易白诗歌《我今年三十岁》引起广泛关注,其朗诵的易白诗文《故乡的港口》《我好像得了一种病》关注热度持续升温,他的朗诵音频除了被电台播出,还被剪辑成文学短片在各大视频门户播出。“易白诗歌”“易白邵福平”等关键词在各大搜索引擎曾一度霸屏。随后不久,易白早期发表的诗文《未死》《门缝窥人》《文坛药方》《嘴》《疯子的表达》《众》《谁记得谁是谁》也被疯狂转发。
4月26日,据中国诗歌学会官方网站及主管主办微信订阅号公布的“首届杨牧诗歌奖”终评结果,诗人一墨(本名王增弘)组诗《亡魂之歌》斩获“杨牧诗歌奖”单设奖项“杨牧诗歌奖·青少年诗人奖”。获奖作者是哪里人?连日来,网络上关于王增弘获奖的消息可谓铺天盖地。有消息称他是深圳诗人,有消息称他是汕头诗人,有消息称他是普宁诗人,有消息称他是四川诗人,也有消息称他是军旅诗人。
一个青年诗人,迅速在网络、声讯、平面等等媒体走红,得杨牧诗歌奖,引起了多方面的关注。等等,这样的一个热点“网红”,我也是很慎重看待的。我担心的是这样的一些热点,最终影响的不是别人,而是这个年青诗人。现在,35周岁以下的写诗的人,数量远远不足,参加任何诗歌活动,坐在桌子上的多是五十岁左右及以上的人。出于对年青诗人的好奇,我才有了看顾一下这个年青诗人之作品的欲望。
对一个诗人的观注,从他的文本开始,这是我一以贯之的“工作作风”,好在,网络上有关于易白的大量诗歌,不用去多挖,就能找到他的许多作品。阅读了诗人的多篇作品之后,颇有感触,这就是写这篇读后感的来由。
连读了几十篇易白的诗歌,对这个年青诗人,产生了很多敬佩和好感。诗人功底扎实、文采飞扬,完全没有当代一些写诗人的那种油腔滑调,是在真真切切地写诗、用心用意地写诗、真情实感地写诗。
真切写实是诗人在诗歌中给我们展示的第一个特色。关入写实,这里要做一个讨论的界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写作内容是不是写实呢?从那些文本来看,也许是写者肮脏内心的表现,但是,不能列入诗歌的写实,诗歌的写实是以真、善、美为标准的;再如,一类写实也很真实,但写得流水账式的,这当然也不能列入诗歌的写实;把这两类去掉,诗歌的写实,也就分明了。
诗人的《亡魂之歌——试述道孚“12.5”火灾牺牲英灵遗言》(组诗)是获得杨牧诗歌奖的佳作。这组诗的写作背景是,2010年12月5日,四川省甘孜州道孚县鲜水镇孜龙村呷乌沟突发草原火灾,原成都军区15名扑火战士英勇牺牲,12月8日深夜,诗人易白含泪写下组诗《亡魂之歌》祭奠战友,诗人原来在成都军区服过役,虽然退伍了,可心系战友,情在部队。这种情感急切的写实主义风格作品,组诗第一首《我没“死”》写一个英雄战士的灵魂对话,“火烧着我/我将化为灰烬/可火却没有烧掉记忆/没有烧掉我眷恋着尘世的感情/没有烧掉我的灵魂和精神/我没“死”!”第二首《您能听见“我”说话吗?》写一位英勇的战士与他的父母、妻子、孩子的诉说,“孩子 : 哭喊爸爸的孩子/快长大!好吗?/要听爷爷、奶奶、妈妈的话/孩子 :您能听见我说话吗?/我有很多话跟你说/我多么希望/能陪伴你健康快乐成长/天啊!摸不到你的肩膀”第三首《我想,您知道》写一位战士面对火海一瞬的意念,“我想,您知道的/当我跨过火海脱身的时候/我听到群众在火海中呼救/那一秒,他们需要我/您知道——我是人民的子弟”第四首《如果可以……》写一位战士的最诚挚的选择,“祖国,伟大慈祥的母亲啊!/请您看看,我并没有死/还有很多穿军装的我/在我战斗过的地方/永远忠诚的守护您”第五首《请抓起一把我的骨灰》写一位战士的依恋。是的,英雄的他们为了人民的利益,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都离去了,可是,他们的英魂,依然返照人间,诗人是军人出生,他理解战士的心声,他用真实到对话的述说,把我们所敬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的精气神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这级诗获奖,情理之中,无可争辩。这首诗,诗人从主观“我”的角度来着笔,情感心理写实的方式,表达了中国军人的豪情与气概,写的真切透彻、写的深入别致。
诗人的其它诗歌作品,如《未死》《凡人的沉默》《文坛药方》《我今年三十岁》等等,都是这种真切的情感写实式表达。
诗人作品的第二个的方面是语言洁净,每一首诗,都是那么整洁,不带啰嗦字;诗人往往能在三言两语间把一个诗意造境就表达了出来,“我今年三十岁/胸中危机如棘/却假装无所谓/其实开始恐惧/一梦惊醒人在原地”是啊,到了三十岁时,是一个成熟青年了,成熟的青年与毛头小伙子时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了,成熟的青年经历了生活的困难、前行的措折,成熟的青年更理解了生活的压力、成长的艰辛;然而,年青人的自信心、带有一种好面子的色彩是必然的,所以,诗中“胸中危机如棘/却假装无所谓”一句,就真实地表达了年青人的这种神情状态,虽然是成熟的,但是,毕竟还是年青人啊,年青人的经历毕竟还是有限的,在面对未来生活之时,内心的彷徨是再所难免的;只有毛头小伙子、涉世不深的情况下,才会盲目乐观自信的,所以,诗人写道“却假装无所谓/其实开始恐惧”,这种诗句,真实地表达了一个三十而立的年青的情感;而这些诗歌语言运用,是那么简洁、恰到好处。从某个方面来说,作为一个年青人,能有这样的文字功力,是很难得的。
诗人作品的第三个的方面是对生活的理解与奋争。现代社会生活极具变化的发展,对年青的朋友来说,实际上比老一代的人在年青时的生活圧力更大;社会经济的繁荣也是将生存的欲望和本能在往高处摧生的,年青人在与环境的抗争与磨合中,得到在社会中成长。诗人是很有典型意义的年青群体中的一个代表,他的一部分作品中有当代年青人的忧虑、彷徨、焦躁、苦闷,但这些内容是健康的、向上、率真的,是年青人的正常现象的反应。在现实中勇敢面对,形成了诗人诗歌的下一个情感特色。通过网上了解,诗人易白,本名王增弘,画家、作家、诗人及唱作歌手,2005年入伍,曾在战旗报社、解放军报社参加工作;在报刊发表大量文学、美术、音乐作品而闻名,曾因文艺创作成果突出荣立二等功,并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2013年12月退役,现居深圳,长期从事文学艺术创作和学术研究,呼吁文人们要拒绝“功利写作”,呼吁文人们要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中华文化繁荣发展,为中华民族之崛起而著书立说、研究创作。通过这个简历,不难理解,青年诗人易白在成长的道路上是有成功的,按理说,他应该成了一个“飘飘然”的青年人才对,但是,他却能在生活中沉下去,找到他的忧虑与彷徨,这本身就是一种成熟。
诗人作品的第四个方面是在情感表达上的激情昂扬,阳刚之气贯穿在诗人的诗篇之中,给人以力量、向上、进取、斗志。弗洛姆在《人的境遇》中说: “人是唯一意识到自己生存问题的动物?,对他来说?,自己的生存是他无法躲避而必须加以解决的大事。”年青人在人生的道路上,面对生存(包括发展)是有很多梦想的,而梦想在现实中总是会遥远的,这就构成了年青人生存状态中的冲突;不同的年青人面对这种冲突是不一样的;诗人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一心向上的年青人来说,他的作品就是他的心声,诗人这些篇章,正是他面对生活的呼唤;诗人向往美好,所以,他写《未死》,什么未死,“多少理想重拾/青春已逝/多少壮士成尸/初心未死”; 诗人向往美好,所以,他写《去特麻的!——写给苟延残喘的生活》,这首的标题,引起了网上不小的争议,但就内容来说,诗人是一种对美好的愿景,内容是不差的;年青的人,情感控制力小于爆发力,这首诗,就是这样的一个产生过程;相信,到了五十岁以后,叫他写这个,也难以这么一气呵成了。《亡魂之歌——试述道孚“12.5”火灾牺牲英灵遗言》(组诗)更是一组热血沸腾的好男儿之诗,严格意义上来说,当属于诗人的成名作,反复诵读,诗人那种向上、求真、进取、斗志,不仅仅是在描述军人,我们所有人的人生,又何尝不是要一种面对艰难的拼搏与斗志呢?有一些年青的朋友,在面对人生前进的挫折时,失去了激情,这是我所不赞成的。
诗人的情感是一个复杂体,年青诗人的情感因子也许更复杂、更跳荡;从青年诗人易白的作品中,我们能感受到诗人多面体的情感呈现。真切写实,语言洁净,对生活的理解与奋争,在情感表达上的激情昂扬等这些方面,构成了诗人作品的主线条内容,非常有力量,是诗人的诗歌给我的一个深刻记忆。
对生活的展示和心理的呈现构成了诗人的诗歌写实,忧虑彷徨不坠落、焦躁苦闷不低头,微笑面对,激情无悔,昂扬向上。这一类的诗歌物质的运用,也许正是易白的诗歌作品能在网上走红的一大原因吧?
在深切的生活感受和复杂的情感体验上,诗人还需要走更长的路,但我相信,这样的有激情的年青诗人,是一定能在他所追寻的艺术道路上走得更远、更辉煌。


文章由5星文学网《名家点评》频道推荐



文章作者:张三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成员,北疆晨报副刊主编,诗文多次在国内各类比赛获奖。诗歌《年代》获《中华风》杂志2016年度诗歌作品奖;诗歌《南陵物语》获第1届“中国好文学”诗歌组前10强,诗歌《一株黛红色的绝世忧伤》获第2届“中国好文学”诗歌组第3名,是该比赛连续两届进入10强的诗人。


赏析点评:
文章作者张三醉是一名诗人、诗歌理论研究者,在这文章中,他列举易白诗文《未死》《门缝窥人》《文坛药方》《嘴》《疯子的表达》《众》《谁记得谁是谁》《亡魂之歌》进行客观论述,文章以朦胧诗为引子,论述到当代诗坛的现象,认为青年诗人易白是新写实诗歌的力量主义者。


责任编辑:张雨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好友 消息 提醒 我的菜单 浏览 发贴 记录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71大众网 ( 粤ICP备14054894号-4 )     

71x71 Discuz! X3.2© 2015-202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